平遥人港澳七天行(十四):威尼斯人。

2018-01-05

访问网站

 

我们从百货店出来上了车,导游小胡说:刚才有三四个小妹妹跟我说,想去看我说的那个景点,你们还有谁去?
  

没人说话。我蒙了,刚刚小胡说去参观那个景点是以不进百货店为条件的(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宁肯舍掉百货店给她的回扣,而力劝我们参观景点,对于她的最大利益在景点,相反,对于我们的最大压榨也是在景点),我们已经拒绝了,而且已经‘参观’了百货店,怎么又有人提出来去景点呢?
 

 小胡说:大家如果想去景点现在还不迟,我们下午的商店就不去了(她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或者,又是我领会错了?)。
 

 看看没有人说话,她又说:如果大家不去景点,下午就不是我管了,我把你们交给其他导游,人家可不像我,把你们关在店里看你们怎么办?她在威胁我们。
  

人们还是没反应。她又说:这样吧,谁要去景点就去景点,不去景点的下午就去商店,咱们分成两组人。来,要去景点的人们举手。
 

说要去景点的几个人只有一个迟疑地举起手。
  

小胡说:那么,人少就不去景点了,连车也雇不起,下午都去商店。咱们先吃饭,今天下午5点出关去珠海,因为时间紧,我们今天的晚餐就免了,大家说行不行?(她只字未提参观澳门赌场的事。)
  

人们回家心切,也就不在乎一顿晚餐,都说行,澳门的最后一顿晚餐又以时间不够用的借口给免了。
  

午餐毕,随队导游小A端上来一个蛋糕,叫生日蛋糕。我觉得怪怪的,记得咱们家乡娶媳妇,出嫁的那天媳妇会给婆婆买一方手巾,叫‘捂嘴手巾巾’,腊月二十三灶王爷上天的日子,老百姓会在神龛贡献糖瓜。
  

人们点燃蜡烛,在导游的摄像镜头前唱起了生日快乐歌。组织者真是费尽心机,别出心裁。我侧身躲开了镜头,这些生日快乐的图片可能会出现在下一场艺术节的宣传海报上,我不想以冤大头的形象忽悠下一轮赴港澳参加‘艺术节’的国民。
  

吃饭的间隙,我问小A说:今天下午就要离开澳门,赌场还去不去了?小A说吃过饭就去赌场,我说,那么小胡说还要去商场是怎么回事?威尼斯人在哪里?小A吞吞吐吐含蓄地说了句:在门外,都在赌场里。我越加糊涂,可是,好奇心又让我总想弄明白。
  

下午,我们果然没有去小胡所说的商场,汽车一直去了赌场,她的谎言不攻自破。
  

赌场里灯红酒绿,四周服务设施齐全;走进门,迎面有一个水池,水池里有个一人多高、缀满白色小灯管的小塔,这就是法国埃菲尔铁塔的微缩模型;走进主厅是一个巨型建筑,塑满不同浮雕图案的圆形巨顶让我想起了在美术杂志上看到的法国卢浮宫美丽的拱型顶;大厅里赌桌节比鳞次,这头望不到那头,只见人头攒动没有一张赌桌是空的,这里有人拍照时被随处可见的保安阻止了,可见,这样的生意实在不是光明正大的;我们跟着参观的人拾阶而上,不知不觉站在一座桥上,桥下湖蓝的水中画舫在一条小河中飘荡,这条河叫大运河,我想这就是大运河的微缩杰作。想起小A的话我恍然大悟,这就是小胡所说的世界各地有名景点的微缩图。好在我们没有响应她的提议,不然,每人130元,36个人就把4680元白白装进她的钱包了,真是骗子集团。
  

在赌场里我只是没有看到威尼斯人,时间紧迫,我们在院子里拍了几张照片,游了一遭便从西门出来等车,西门外有一片开阔地,向西一直走正对着赌场西门矗立着一堵高大的照壁,照壁一侧是大巴停车处,太阳挂在西天投下照壁的影子,我们就站在照壁的阴凉下小息。我不经意抬头看见照壁上有人物浮雕,在顶端有一行醒目的大字:威尼斯人。
  

原来威尼斯人就在这里。